杨公风水专业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42|回复: 2

2023年10月26日应湖南衡山东家邀请前往断验阴阳寻龙点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1-14 18:3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23年10月26日应湖南衡山东家邀请前往断验阴阳寻龙点穴
[共十个阴阳宅案例]
南岳之行--------若隐若现衡山独孤九剑的孤独
(原创文:吴建华)

   未开始南岳衡山之行的一个月,接到河南、四川两名追易之人的慕名来电,两人为师兄弟关系,想来访并投师,一个为河南的小韩,一个为四川退休人士老陈。 地理上再多的言语都是空谈一番,只有跟随我外出一趟,亲眼所见后再考虑投师之事,所谓不见真相不识金,亲眼所见、亲身感受方知是真金白银还是粪土不如。
   2023年10月25日,应我的建议,这两位远道而来的朋友相聚在我家里,另外还有一位贵州印江的弟子早已在我家里等待多时了。晚上河南的小韩睡在楼上,因楼上的床下我放着有一个很大的箱子,便把箱子拿了出来,顺便打开有给他们三人看一下,一箱子的明代、清代、民国、解放后到90年代的原本宋体刻印本及民国、解放后的手抄本地理真本古籍古书。其实也不是故意要拿出来的,河南的小韩要安排睡那个房间,所以才拿出来换个地方存放,贵州印江弟子投师有五六年了,也是第一次见到拿出祖上真迹。古书古籍唯能代表或证我家族传承的历史是由来已久的,有着原始的古籍地理学术原本及历代学术传承运用经验总结。只有随我外出才能真正亲眼及亲身感受到文化传承的魅力所在。俩摹名而来的四川老陈、河南小韩,我决定先让他们俩跟我外出一个地方实地亲眼所见、亲身体验我为陌生的东家操作风水,再决定投师事宜。
   我们一行四人,从凤凰古城站直达衡山西,陌生的东家通过电话联系上我们会了面,他租了两台车,历经一个小时的车程到达东家家里,东家家里地处南岳山脉西侧及曾国潘白玉堂所在地东侧之间,东家所在的村为常德与衡山交界处,行政管辖为常德,都属五岳衡山山脉,民风纯朴重情重义。

   东家父母早早就炒了非常地道的当地家常菜:山羊肉丝配嫩姜丝、小炒牛肉、鱼、小河虾......等等。酒过三巡,退出了餐桌,我跟河南、四川的小韩老陈说:“你们俩是师兄弟,曾经投过别人为师,而且你们在网络及全国各地访师拜友也不少,你们见过哪位地理师傅带着陌生人跟他去东家家里亲眼见一见现场断验阴阳宅、现场寻龙点穴,用实战见证他的学术是经得起实践考验的吗?”河南、四川两位追易求师人说:“吴老师,我们外出的地方确实很多,见过的地理先生也非常多,而且网络上也了解了不少,确实没有见过第二个敢带着想投师的求师人陌生人在没有投师之前跟随着地理先生去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东家家里现场断验阴阳宅及寻龙点穴的。往往都是道听途说这个大师准,那个大师准,真正跟着还不是自己师傅外出亲眼所见、亲身体验实战见证学术的实用性,我们俩还是第一次遇过,也没有听过别人敢这样操作的。”







    坐了一下,我便叫东家带着去他们家里的祖坟地,东家带着我们来到东家安葬爷爷的地,我现场只问了一句:“安葬多少年了。”东家回复我说:“奶奶安葬有二十多年快三十年了,爷爷安葬才四五年时间。”之后我便叫跟师的贵州印江弟子下盘,再轮叫河南、四川追易求师人下盘。他们刚要下盘时东家父亲跟他们说:“他的母亲安葬有二十七八年近三十年了,父亲前四五年安葬的,家里很平安顺利,我们也不求什么,平安非顺利就好。”当时我在脉顶一台,贵州印江弟子只是说立什么山向来去水是什么,而河南追易人小韩没有过多说什么,四川追易人老陈年长一点,有六十岁了,刚退休,我记得,他听到东家父亲这样说之事,老陈详细下盘说:“这两个合葬坟风水可以,前面的房子也很好。”等老陈讲完之后,我便从上一台下来详细下了一盘,东家跟我说:“他去年准备立碑修一下,但他婶不是很同意,所以没有修。”东家父亲再接话说:“葬了之后都很平安顺利,修不修都可以的。”我直接说:“在这里先不说,再看你们家的祖爷爷奶奶的坟之后,我们坐下来再详细讲一讲。”这样,我什么也没有断,什么也没有说,在东家的带领下慢慢离开这里。
   刚下山时,我跟在东家的后面突然问他:“后面这些山林是你们的地吗?”东家回复我说:“这一片都是他家的,所以爷爷奶奶才能葬在后面侧面一点,侧面的下面是我们的老房子。”我听了之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跟东家一路聊别的。我们一行六人,走了有一公里的山路来到几座山后面的另一座山下,顺着山脊向上爬,最后到达山顶,见到了山顶横取而葬的一处老坟,葬有三棺,有八十年左右之久,我停了下来,详细讲述取葬直行横取的原因,并因碑色而断了一点点家族兄弟关系,东家父亲七十多岁了,也没有正面回复我,只是说:“家族兄弟关系一点点小问题,没有什么大问题,大家关系都是很好的。”我也没有再讲些什么,之事也是说回去再讲。我们就下山回到到了东家家里。
   回到东家的家里,我们没有再说看坟的事,都在坐着休息喝茶水,坐了一刻钟之后,我突然起身,直接叫东家拿纸与笔过来,十分钟过后,写出详细阴阳断验,断验涉及:家庭一二三代详细人丁、一代四五子,二代各家一二子,第三代之后丁危。财禄是:名有虚传,并指写出详细财禄。官位是:文官正科以下。并指出五棺坟风水上的利弊,上面断语非常详细细,在这里只是概括一下三个方面。最后写上一句:黄泉大煞的歌在内,但并没有作出详细说明。之后叫贵州弟子现场详细解释出一页长长的断语给东家父母及东家听,贵州弟子停顿了一下很难进行解释,我便叫弟子把我写的断语拿给我,并详细解释给东家听,河南、四川小韩老陈也在边上详细听着,因为现场我没有进行断验,一回来就叫东家拿笔与纸已全部写了出来,我一字一句对照着我写的断验细细解释给东家们听,同样对最后一句我写上去的黄泉大煞并没有做一点点解释。之后我便问东家:“断了你家五棺坟对不对。”东家激动的回复说:“师傅,完全对,你是正真独孤求败,真正的高人。”我便把断语放在东家面前,把笔压在上面说:“你们聊,我到厅外抽烟去了。”之事我就走出厅外,河南小韩也跟着我一起出来,坐在我边上说:“师父,我从福建过来,我就认定您了,我工作辞了,在师父家里我就跟师父您讲过了,今天亲眼所见,亲身感受,我是做道士行业的,我见过非常多的风水先生,也投过地学方面的师傅,没有见过师父您这独孤求败的独孤九剑(这句是我加上去的,表过意思是一样的),我从来的车上早就认定您是我一生要追随的师父。”四川老陈也坐在别的另一边说:“吴老师的眼法是任何人都难学成的,都是学杨公三合四局,但吴老师眼法出神入化,丰富的经验一眼中的,一眼定乾坤,并非几十年从易能达到的,很多还是天命与造化的,更是生来就有的悟性,并非投师能学得到的,所有书上并没有写哪一代有几口丁,富发多少万,贵是什么级别,而且各地山水不同,立向只有二十四山,吴老师详细断验到哪一代几口丁,发多少财有多少万以内,贵是文是武,级别是副科还是正科,这一点不是几百几千个阴阳宅经验就能轻易总结出来的地理学术真理。”

   之后大家都出来了,东家父母对我更显得尊敬,我跟他们说:“我已帮你们找到两口地了,一口在你们家第一口坟地的林地里,是你们家的地,当时我路过一眼就确定了穴位点,所以才问是不是你家的山林,第二口地,在那座山像一条船的山中间,那里有一台,虽然我们从路边上过,离像船的山那座山有几百米远,山中的树很多,看不见起不起台子,但明天你们可以去看一下,船山中间树林里起一平台,那个地大,正穴就在那里。”东家父亲说:“那座山我们当地确实叫船形山,中间有没有台子我没有去过,但山顶上葬有一口坟地,是我们当地老地仙本人去世安葬地,老地仙是清末投师学习的,在民国及解放后在我们当地从事地师,他儿子孙建房子在船山边上,是一栋别墅。”东家父亲讲好之后,我见天还没有暗,就叫东家父亲带我们去第一口地所在处,把我一眼相中的地方点给东家。


   回来之后,东家坐在我房间里,跟我说:“师傅,最近几年,我家出了些事情,我能单独跟你聊一下你吗。”我笑了并说:“把断语拿过来,你看,我早早就把黄泉大煞的歌写上去了,现在我是补不上去的,断语早就给了你们看,并给了你们家里人看过了,为什么我写上去并没有做详细解释,这黄泉大煞的诗句,你可以查百度,应些什么就明白了,我写断语时指出坟忌坤方之山,而坤方正有所忌之山,故写了黄泉大煞词句在后面,但没有细解,就是因为你父亲母亲是老实人,怕事人,在山上,我早早就看出来了,但你父亲说葬坟之事家家都平安,很顺利,我作为地师,平安不平安,顺利不顺利,我一眼你家的祖坟,我全部知道,我没有必要在山上直接冲着你亲父跟他争论些什么,把坟都看完了,我们回来再详细写出来进行断验解释,以字为凭,我想改变我写的字面也是改不了的,对与不对,准与不准以师之断验所书之字为凭,朗朗乾坤,地理之道,学术之本以字面为凭这才是正道,而不是察言观色不断的以跟随东家过程中,从东家讲述中套出答案或临时更改说词而断验准的那种江湖骗子。今天中午,您从衡山西接到我们时,你在车上语言刚要讲到你们家,我当着贵州印江弟子的面及司机的面打断您,并告诫您不要提及您家里及您家族族任何事情,之后你也就一句没有再提到你家里的事情,到了您家里,您父亲也是开口闭口都是家里非常平安顺利,家里非常好。在您爷爷奶奶安葬地那里下盘时,我先给他们下盘,您父亲就先说了安葬这两个坟一个葬了二十几年近三十年,一个葬了四五年了,家里很顺利很平安,说了之后我就顺便问河南、四川小韩老陈、及贵州弟子坟怎么样,河南小韩及我贵州弟子没有讲好与坏,但四川老陈听了你父亲讲了葬了这两坟后家里非常平安顺利,他就顺着你父亲的话现场说过这两个坟风水很好,而且补了说下面的房子也很好,因为他之前又先听到您讲下面的房子是你们家的老房子。老陈跟过及见过很多江湖地师的断验,所以他无意中就学会了那一套套的讲法,也是正常的。”东家详细从百度查了一下黄泉大煞诗后感慨的说:“师傅,我叔去年从楼上掉下来,摔得不轻,有一个侄子也摔了颅内出血,还有一个堂兄弟在葬了我爷爷后离家出走几年了,是死是活不清楚,这几年确实家家败财很多伤人也不少。我总感觉哪里有问题,想立个碑,但家里兄弟关系不和,根本就处理不了。”我说:“刚才现场我对黄泉大煞不作解释,断语中我写明了女人当家为主,因女而乱兄弟之情,兄弟家家关系不好。而且你母亲很强势的,我们上山下山什么都要管,也不想当面打击他们二老,如果当着他们二两老的面对我写的黄泉大煞作讲解,你们二老受不了的,反而给他们留下心结与担心:“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我跟你讲,你就要承担起家族这个重担,担起家族这个命运。”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我跟东家及贵州弟子早早就起床了,来到了那座船形山中间,确实有一台伸出来,确定穴位之后,我们又上到上一台,见到又有一台,葬了一个坟已有几十年了,很久没有人来上坟了,这一台本来就没有起台子的,是葬坟时挖成台子的,而且立向有背杨公之法,之后我们又往船形山顶上走去,在顶上见到民国老地师自己的安葬地,已葬了几十年了,顶上就来脉而取,也不是穴位,但立向取局完全跟杨公山水法相同,虽然葬不到穴位,离下面正穴还有二十米的高低,但同山同向同来水,老地师的儿子现在在当地我们开车四五十公里所路过的几十村子,他家所建的别墅是最好的,最大的,所以同在一个火锅里,别人吃肉,他喝汤也是非常不错的。
   中午我们同东家一起从衡山西前往广州南站,广州的弟子来接我们,午饭后,告别了东家,安顿了下来,不巧的是,四川老陈因好友的父亲去世,他晚上从广州飞回成都参加白事。离走时,我们聊天谈论易学,讲到断验的事情,我故意说:“老陈,我看手相是非常利害的,要不要我帮你看一下你的手相。”老陈说:“吴老师,可以,你帮我看看。”我拿着老陈的手说:“你家第二个女儿脾气很大,很有个性而且很不听你的话,是吗。”老陈说:“是的。”我又说:“从手相可以看出,她现在不成婚,其实是她本人还不想谈恋爱,对吗?”老陈说:“对的,我们都叫她谈,她根本就不想这方面,把我们急得很。”我又说:“你我女儿去年应该有大凶。”老陈说:“去年没有什么大事,只是一些小事,她性格直,跟我们小争小闹很多。”我又看了手掌说:“去年命中带凶,你去年是不是去过一些寺庙。”老陈说:“去年去过几次,求求福。”我说:“怪不得,正因你的善举及你夫妻俩为人和善,应来的大凶,被你给她请去了平安,要不然去年就不是小问题了,肯定会出大事。”老陈说:“吴老师,你看看我女儿以后几年还会有凶吗?”我一本正经的问:“老陈,刚才我帮你看手掌准不准,准的话我再讲下去。”老陈非常激动的说:“吴老师,太准了,再帮我看看后几年我女儿的情况。”我突然把老陈的手一甩,哈哈哈大笑,河南的小韩听得正有味也不理解。大笑之事我说:“老陈,我不会看手相的,但我看得准吗?”老陈说:“准。”我又笑了说:“我是套你的话,套而断之,这就是现在易学易大师们常用的江湖手法,你还不知道我在套你。”老陈说:“你没有套我呀,你都说对了。”我又大笑说:“你见过哪个地师一言不发,也不让东家先发一言,看了阴阳宅之后把断验结果写出来在纸上,你见过没有?”老陈说:“确实没有见过你这样不听东家讲顺利,之后凭着文字以字为凭写出全部东家家族吉凶的地师,我都六十多岁了,见的地师本地的外地的不少,投师也不少。”我又问:“你请过你投过的师傅去你家看过阴阳宅吗?”老陈说:“请过我投的外地师傅看过阴阳宅。”我问:“那他们断的怎么样?”老陈说:“断的有的还是准的,有的是无法解通我的疑问的,更有的地方他们不像你这样详细,不像你能找出相应的问题及原因。”我认真的说:“刚才我帮你看手相都能套你,你那么好套,你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套你,别人跑江湖的,有的准一些你能保证你没有被别人先套了?”我又笑了,只要别的地师没有以我这种方式看地断验,事先他就会通过与东家聊天过程中了解东家的情况,断验中以江湖之套而套出答案,自然就如刚才我帮你看手相那样,东家反而认为他们看阴阳宅是很准的,什么才是硬功夫,真功夫,独孤求败独孤九剑(这八个字是我以意思加上去的,但表达的意思是一样的)呢?就是你跟我衡山行这一次,东家一句不讲他是干什么的,接我们都是租的车,我们不知道他事业是什么,他家三代每代有多少人丁等等,我一律不知道,当然你们也一律不知道的,我们上山看坟时,他父亲告诉我们:“葬坟后家里平平安安非常顺利。”其他一律不讲。我现场也没有直接跟东家父亲争论,一律回家坐下来再谈,回到家后就直接叫拿纸与笔,写出一页详细的文字断验,以字为凭。之后一甩手问对不对,对了我就出去抽烟了,如果不对,我立马带着你们走人,饭都不吃别人家里的。这才是正真的地学之道,独孤求败,独孤九剑(这八字是我加了的,但意思是这样)。河南的小韩笑着说:“师兄,刚才师父给你看手相现在我才反应过来真的是在套你的答案。”之后我与小韩都笑了。老陈还是不太理解。

   时间到了,小韩帮老陈叫来了的的,送走了老陈。其实从跟老陈相处时的言语是可以知道老陈也算是地学的剑客,最少是跟了很多剑客学过系统的剑术,真的华山论剑,还没有起剑式,都不用剑出鞘,老陈就败了。


湖南省凤凰古城八公闲居
吴建华
电话微信同:13739006995
2023年11月6日晚事实还原帖


发表于 2023-11-16 15: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师父的真正的大师!能遇到师父是一辈子的荣幸!
 楼主| 发表于 2023-11-18 08: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从2003年就开始关注当时的“周易天地”网络,从那时就开始出道,二十年了,在网络上二十年的春秋,确实没有见过或听闻过哪个地师敢带着想投师的人跟着一起去陌生的东家家里现场看他本人的操作断验阴阳宅吉凶,以他们的亲身经历再决定要不要投师,这可是真正的实战,来不了一点虚的。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杨公风水专业论坛 ( 湘ICP备11011192号-1 )

GMT+8, 2024-4-19 00:23 , Processed in 0.42386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