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公风水专业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41|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杨公风水学术之----吴建华探讨辨证七政四余学术亮点

[复制链接]

1145

主题

0

好友

3391

积分

管理员

后世承术践行者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20-11-18 15:55:24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吴建华探讨辨证七政四余学术亮点

$ K, z% X7 @+ j$ E
(原创文:吴建华)
$ X1 |/ @+ c/ Q+ C- o- |

祖传古书


4 l: t9 p- p7 \) u2 l/ M
        当提起七政四余学术时,往往后从易者会想到七政四余天星择日法,七政四余确实是用于择日的,其只是杨公风水择日学术中的一小节或说是一小部分。在当下的易学界里,七政四余择日学已被人为的命名为天星择日法,其实广阅群书的一些读者,特别是有机会看过很多原本古籍的易学朋友,在解放后五六十年代之前地学反择日学术中基本就没有天星择日法这一个名诗,当然古籍里也有记载有关于天星二字,但并没有天星择日法这个一傍派。至今,我相信,还有很多人弄不明白杨公择日学术到底包括哪些择日学术在内,其实市面上出现的各种择日学术基本都是杨公择日学术的支节学术,杨公择日学术其实就是自古而今常用的传统择日学术,其中包括有七政四余、神煞、正五行、雷霆、五运六气、乌兔、吊宫等,只是后人把这些整体的传统择日学术给支离破碎各拾一种注书立说,或各偏执一法,慢慢变成唯己是真,余法皆假的庸论,各立山头,各围城池,争执不休。
        今,见传统择日法中的七政四余支节学术被人为的夸大、牵强于天文学,唯七政四余天星择日法为最上乘,更堂而皇之搬出封建皇朝以证七政四余天星择日法为帝家不外传之术,而余法被统辨为民间庸俗无用之术。要了解与分清学术运用法则及网络书本中记载的七政四余择学术的真面目,首先要对七政四余及近些年来出来的七政四余天星择日法进行合理的学术历史渊源、涉及的学术方面、学术运用法则进行一个剖析,才能清楚正确的对七政四余或七政四余天星择日法的学术进行探讨与辨证。
下面我吴建华带大家从多个方面进行一下详细的探讨分解:
' g3 [8 C; J' _; g

祖传清初古籍

( w$ c" I2 j$ w, }6 r& {
一:七政四余或后人命名为七政四余天星择日法学术的渊源。
        七政四余学术在很多原本古籍书中都有记载与出现过,更在一些占星术古籍中也有出现过,但七政四余天星择日法在原本古籍中没有任何记载。首先我们要理好思路,要理好思路,我们就要从七政四余的原始学术开始探索与分解,什么是七政四余?依古籍记载,七政者:木星、火星、土星、金星、水星,此为天地之间四方加中央土,为五方之气化之五行五行,除了东南西北中五方之外,天地之间还有太阳与月亮,故称七政也。那么什么是四余?紫气者木星之余气也、月孛者水星之余气也、罗喉者火星之余气也、计都者土星之余气也,此为七政中木水火土之余气而化成四星。古代人称之为七政四余,也称之九曜,其在唐代应曾有《九执历》、《九曜占书》记载七政四余详细原始记载。
        那么在这里为什么七政中唯余木水火土之气,其实这跟天文历法黄道赤道及月道运行规律是有一定的联系的,从天文历法角度来看,黄道与月道及缠度二十八宿计算以推历法是天文历法学术,通过对黄道赤道运行推出历法节气闰月及日食月食,而天文学中的周天缠度过宫在不断的运行中会存在差异,如黄道与月道两环相叠而会有小差缠度。日月同在一度相遇,则日为之蚀;正一度相对,则月为之亏,虽同一度,而月道与黄道不相近而存在缠度的差异,当然也自不相侵;同度而又近黄道、月道之交,日月相值,故为相陵掩。正当其交处,则蚀而既;不全当交道,则随其相犯,交道每月退一度余,凡二百四十九交为一期。所以罗喉、计都皆逆步之而算,如交者,初交称之为罗喉,中交称之为计都,此为五星运行跟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在天文历法学中存在的缠度差异而存在而称之余气。

5 R+ x, M% J: Q; W& P
* Y& A+ G2 N& T- l9 w
        古代沈括先生把指罗、计两曜称之为黄、白两道的两个交点,如前所说的二百四十九之数,凡二百四十九交而一期,乃指的是交道存在的缠度差异,即黄白交点,以每月一度余的退行,在经过二百四十九个交点月后,又回到原位置的现象,还见有古籍记载四余,如以罗喉为降交点,由黄道面之北向南通过黄道之点,古名初交、正交、天首或阳历口,计都为升交点,由黄道面之南向北通过黄道之点,古名中交、天尾或阴历口,古天文云:月行不由黄道,亦不由赤道,乃出入黄道之内外也,北有紫微垣,帝座居之,故北曰内,月道与黄道相交处在二交之始,强名曰罗喉;交之中,强名曰计 都。自交初至於交中,月在黄道外,名曰阳历,乃背罗向计之处也;自交中至於交初,月在黄道内,名曰阴历,乃背计向罗之处也。同很多古籍书中亦详载月孛及紫气的行躔是一样的道理,称:夫月孛者,是从月之盈缩而求,盈缩一转,该二十七日五十五分四十六秒,月行三百六十八度三十七分四秒半,孛行三度一十一分四十秒半,以黄道周天之度并孛行数, 即月行处也,大约六十二年而七周天,太阴最迟之处与其同躔。夫紫气者,起於闰法,约二十八年而周天,又见《授时历》以一十日八十七分五十三秒八十四毫为岁之 闰,紫气则一岁行一十三度五分四秒六十毫八十芒,两数比之,乃加二之算,二十八年十闰,紫气周行十二宫,亦加二之算也。若以现代的天文术语表示,此书中即定义月孛为月球绕地椭圆轨道的远地点,月行最迟之处。
        至於紫气一曜,天文历法家多以为与闰余相关,因约二十八年有十闰,故定义紫气每二十八日行一度,亦即每二十八年行一周天。由於紫气为四余中唯一无天文学上具体 相应意义者。又见清代古籍讲述:紫气者,元算生於闰余,或为土、木二星相会之所,或古人以此纪直年耳,故二十八年月之闰余而生气一周,皆是交食之积算也。四余皆缘日月躔离而生,实无星象可指,或言气为月华、孛为彗孛者,况合气与朔而成闰,是以有气不可无朔,余向推阳朔一行,为修改紫气之根。据《历法表》一书亦列有〈四余立成〉、〈四余交宫〉及〈四余捷法立成〉等内容,并以传统的均匀可取。中国传统均视四余为常隐不见的星体,却以为在特殊的情形下,亦可如七政一般可以测得,如称罗、计因遮掩日、月光线以成蚀象,故在交食时即为可测。 而紫气在时,亦可能视见,此即所谓的景星或称德星,其状如半月,通常生於晦朔,以助月为明。又,当有妖孽出时,古人认为月孛亦可能视见,其星为彗星之属,但却光芒四出,与一般光芒偏扫的彗星不同,见则必凶,如《春秋》中[孛见大辰]或[孛入北斗]之类的记载即属此。在《古今律历考》一书中,即曾具体地讨论如何从两次紫气(或月孛)出现的位置及时间,验证其周天之数是否正确,其文曰:气生於十闰,月生於月迟,古有此说,然二皆隐曜。孛星间见於史乘,则宜取古一孛,见宿度日时刻,距今一孛,见宿度日时刻,用距积年月日时刻,以月孛周天之数而一,或可得也。至於紫气,则古来所见者少,亦须候其前后两见,依求月孛术步之亦得,然所见既少,俟见而测 知何时,姑立法可也。

; b/ c1 Q+ Q6 c1 F$ a3 y
3 G$ W# R$ [1 d; k$ G
        从很多古籍书中都能看到七政四余的记载,如清初的《四库全书》其七政四余并未同例于地学风水宅墓集中,而归于星占命理集,其从《四库全书》记载的七政四余跟历代古籍余留下来的七政四余学术的记载,可以很清楚的看出其七政四余主要滋生于天文历法,后运用于星命吉凶论述,也就是说七政四余的渊源出自于天文历法,是与天文造历法相通的,而到了明代《果老星宗》的出现,七政四余天文历法占星学引入到命理学了。
        至于现在网络上出现的七政四余天星择法的说词,更是不得而知,不知道是谁开了这个头,是谁又乱在引用,可以看见百度百科收录的七政四余天星择法称之为最高深的择日法,还跟封建皇朝联系在一起,更说杨公《造命千金歌》就是七政四余天星择日法,一概否定打压余任何一种择日法,到了最后贴出一个广告,七政四余天星择日排盘软件,在我吴建华看来,无非是为了推广一下七政四余天星择日法的排盘软件,就为了卖个钱吗,有必要这样没有依据的拼杀余下择日学术吗,犯不着,但有广阅群书的人或对古籍记载七政四余的字面意思都知道,七政四余其实就是跟天文历法是一个体系的学术,而从明代果老之书之后,更向命理学发展了,所以七政四余天星择日法排盘出来的正好算命,还有命理学的十二宫,看起来好笑,择个日都要看命理十二宫吗,相貌宫、财帛宫,难让人理解这种的不伦不类瞎引用。百度百科也是的,只要有人写,就收录,为了软件开发者的支付而贴到百度百科里,不知道要给多少后承学易之人造成学易路上的学习阻碍。

9 o, X9 a2 J* B. W3 O' b# u3 V, V  W9 g: l
二、七政四余既然跟天文历法有关,又被引用于命理学,那么七政四余能否进行择日。
        七政四余它是传统择日法的一个枝节,自然是可以进行择日的,但不能以七政四余支节学术去概括择日学,更不能以七政四余单单的一种支节学术去择日。七政四余是要配合传统择日法一起进行合理分析运用的择日支节学术,那么七政四余运用于哪些择日学术中,又起到什么作用呢?读者或朋友们可以看一下杨公的《造命千金歌》,这是杨公运用传统择日方法体系的一个简单学术运用说明,其中涉及的择日支节学术很多,七政四余支节学术也被提及在内,说明七政四余用于择日中还有有他的作用,当然,如果离开了七政四余,用别的择日学术支节也是可以的,只是择日学术是一个很系统的整体学术,地学数术从事人员不可能选出一个全部符合《杨公造命千金歌》里面每一条择日法则的日课出来的,所以造命其实就是告诉我们在择日过程中,依造命里面学术运用的简单说明,合理去选择挑选日课,这里不合合那里,失之一处得一处,也是造命千金里讲的方法,如果求不得日课三合,那么我们还可以选天月二德,如果没有天月二德我们还可以选用一气堆干,要处处符合造命每一条学术运用要求是不可能的。七政四余在择日学术最大的作用其实就是太阳太阴及二十八宿躔度,以达到太阳太阴到山到向为天星照临,这方面的学术见记载于明清代,那么要掌握哪方面的学术呢,一方面是精通演禽七元之法,其与二十八宿可以配上七政而轮值每一年每一日,其有年禽起例、月禽起例、日禽起例及时禽起例,而七政的配年月日时更在乌兔七政中得到印证,当然《乌兔经》也有详细的记载,通过七政四余而可以得知太阳太阴行躔度在哪一天,临哪一山向,正还原杨公《造命千金歌》所记载七政四余在择日中的运用点,其中以七政四余日时太阳太阴照临并临二十四山方位最为关键,即真太阳太阴到山到向到方,得其一而自然吉利。
        以七政太阳太阴到山到向之法,可见以太阳十五日行一山之法是有据可查的,而现在网络上出来的七政四余天星择日法所述的,认为其古书七政之法为固定的死法,唯有他卖的七政四余天星择日软件及天星择日法以现在每个地区经度、纬度的不同而计算出来的才是最合理的。我吴建华认为,七政太阳到山到向之法太阳十五日行一山之法看似是固定的,但你要想一想,每一年的节气随着天文历法推排都是不一样的,每一年的节气交节时间天干地支都是不一样的,怎么会说七政太阳太阴到山到向是固定的呢,节气交节的时间每年都不一样,自然太阳太阴到山到向虽然以十五日行一山之法是固定的,但它是随着节气躔度影响而以算出来的天文历法的变化而变化,正如人坐在家里不动,你就说他不动,这是错的,因为地球在自转,这些最简单的学理性正常人都能理解,除非是那些不正常人的确歪理人。节气所落的天干地支不同、节气交节随历法因变化各年不同、为什么天星择日法及软件要说他是固定不动呢?当然现在网络上出现的七政四余天星择日法要以每一年的天星运行算出来,细到用事人的所处的经度、纬度及坐标,更要配上命宫及和命理学的十二命宫,而且细到每分秒,一点差错都不能出现。他们的论点认为这样才是古代封建皇家的最高深的择日学术,那么我想反问一下,清代之前也懂经纬度及详细坐标吗?古代除了天文历法算下来的每天十二时辰上中下刻难道还细到每秒吗?古代的天文历法家难道都是地理先生吗?杨公就那么通神,能在唐代就能知道经度纬度及坐标吗?唐代难道就有钟表计算到秒吗?确实从古至今有量天景尺,这是古代从事天文用于历法测量计算依据的工具,为的是看太阳影区在一年四季及一天早晚倒影的规律,从而经过常年的总结得出历法节气及日长日短的历法计算方法,并不是直接用于择日的,当然择日也是依天文历法得出每年历法的结果后再进行的。
2 `2 _' Q* P, a7 V3 B) t" M

, }2 U0 d. P6 G  e4 k& `+ `
三:我们看看七政四余涉及到的学术运用古书部分记载。
        下面我们详细看一看古文对七政四余涉及择日方面的记载:“殊不知天体带二十八宿,向西旋转,每日一周天,唯太阳亦与天向西而转,天行速,日行迟,每日不及天一度,假如十一月初十冬至,太阳缠箕水豹三度,以正午时正四刻,太阳与箕三度之天体,同在正南之中也,第二日十一午时正四刻,但见太阳在正南正中时,天体之箕三度转过,而西一度,故台历遂记云:日行箕四度,是太阳附天体而西行,每日差一度,其实一时行一宫,如初十日正午时,太阳符天之箕三度,则未时,太阳与箕三度之天同转到未,申时同转到申,酉时同转到酉,以至子时亦同转到子,卯时同转到卯,转至午时,但见天体之箕三度过西,则太阳在四度,已是分明。太阳与天一时行一宫,十二时则行十二宫,非冬至太阳到寅即停,止寅方而不行也。青田云:其诀一日只一时甚妙。果然如我地子山午向,此日只午时太阳到向,先一时则太阳到巳,后一时则太阳在未,遂与午向不合。如我地艮山坤向,候未时七八刻,申时一二刻,则太阳到坤,先则在未,后则在申,此所以云:一日只一时也,亦即六壬数月将加时之法,知此则不必拘冬至太阳在寅,只做寅山寅向之地矣。每日二十四山皆可用太阳,但记我地是乙向,即候乙时,太阳即到乙。我地丁向,即候丁时,太阳便到丁,太阳到向,阳光正照,诸煞潜避,何忌之有。然太阳之尊,以阳光照注,在天则有,在地则无,今得一善法,以日之出地入地为准,夏日长则自卯至酉从昼论,自戌至寅从夜论,冬日短则自酉至卯从夜论,自辰至申从日论,其在夏也,则酉辛戌乾亥壬子癸丑艮寅甲卯,此十三坐山皆有日光在天,俱用向上之时,乙辰巽巳丙午丁未坤申庚,此十一坐山,则用坐下之时,以太阳到向上之时,乃入地,而无光可见也。至于冬月,唯酉卯二山,无日光之可取,其余则或坐或向,仍不失也,此从一日只一时用法之中分别,更精一着法也。然而尤有精焉者。如冬至前后,太阳缠箕水豹星,我所扦之山向,分金在四木宿,则水来生木大利,若分金在四水宿,则水来助水,亦利。若分金在四土宿,则土去克水亦利。分金在金宿,见水则为泄。分金在火宿,见水则为煞不利矣,如此分别生克制化之法,精密无以复加矣。诚得此法,则诸凶煞自不足论矣。假如我地扦辛乙山向兼卯酉,大抵分金在胃氐度内,扦癸丁山向兼子午,大抵分金在柳女度内。则以四土论,算之太阳到壬,行室火,到丙行翼火,到甲行尾火,到庚行觜火。如我地辛山乙向,乙山辛向,皆用乙时,癸山丁向,丁山癸向,皆用丁时,则大吉已。若太阳行四土宿四水宿,四日四月宿亦吉,行四木宿为煞大凶,行四金宿为泄次凶。

+ l( a' t! I) r0 B+ E8 B& y+ _
1 F; e9 G* `: ~# k+ E
        又如我地辛乙山向,兼戌辰,大抵分金在娄亢度内,癸丁山向兼丑未,大抵分金在鬼牛度内,则以四金论,算之太阳到辛行胃土,到丁行柳土,到乙行氐土,到癸行女士。如我地辛山乙向,乙山辛向,亦用乙时,癸山丁向,丁山癸向,亦用丁时则大吉已。若太阳行四金度,四木度亦吉,行四火度为煞大凶,行四水度为泄次凶,惟先看我地,当立何山向,作何分金,坐何宿度,识之于心,乃查台历,此月内太阳某日入某宿,某日入某宿分别与我分金宿相生相克则得已。
        凡山向皆右兼左兼右,举此乙辛丁癸四山向为例,其余二十四山向,皆如此详推之,但其间星度有多寡之不同,如太阳行井木犴,有三十度,若分金在四火星,四木星,四金星,便有三十日可用,若分金在四土度,四水度,便有三十日当避。如太阳行鬼金羊止二度半,若分金在四水星,四金星,四木星,便止有三日可用。若分金在四木星,四水星,便止有三日当避矣。星度有多寡,则用太阳之日,亦有多寡,而其某山某向,则每一日止轮着一时,在前则未到,在后则己过,故古籍云:历数太阳归垣合局,其诀一日只一时。盖以此一时,到我山向之一时,非太阳到乾山,山皆用乾时,太阳到卯山,山皆用卯时也,不然太阳到乾,我扦癸山丁向,亦用乾时,太阳己没在地,何太阳之可见乎?此古来地仙暗地检此,一时由山得此一时,则山山皆可用,所以不拘年月神煞,而皆吉也。”
% |4 W+ F/ ~0 X  w

6 r" a2 {, Q, n4 y8 @
        文中只是简单记载了七政四余涉及到运用于地学二十四山择日的学术的方面,其实正如之前我所讲的,无非就是求得七政四余临日时方及太阳太阴到山到向的一个运用。所以,七政四余是择日中的一部分,是传统择日法中的一节点,如果单单用七政四余去择日未免陷入局部而概括全局的弊端,所以传统择日法是一个很体系很灵活运用的,没有固定说词一定要用哪一种择日节点就是最好的,择日是不可能有一天全部符合杨公《造命千金歌》里面记载择日学术论点的,所以杨公择日法体系应遵从灵活而善用之法,正如我把传统择日法称之为天侯日家择日法,其道理也是一样的,传统的日家择日法最为古老,涉及最为广涉,也是历朝历代地学择日运用常用的传统择日学术,从最初的郭璞诸神煞吊宫起到清代的《象吉通书》等其日家择日法涉及到历法天侯节气、七政四余、雷延、正五行、五运六气等等,其学术亮点即为一个整体系,又各为分点支节,运用过程灵活而变通,各学术节点独立而配合,当然等到读者有这样丰富的地学经验及广博学识与感悟之后必然会赞同我的看法。

) K3 D7 W) g' x) N) u( b
文于湖南省凤凰古城吴建华亲笔
全文一笔而过,未经过修改核校,如有笔误之处还请读者依文意改之。
2020年7月26日零晨一点半

2 ?5 F: s) c+ C; ]  T. |- E% Y
天地君亲师,龙穴砂水向。
弘扬杨公风水,真术为世人造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杨公风水专业论坛 ( 湘ICP备11011192号-1 )

GMT+8, 2020-12-5 14:13 , Processed in 0.41757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