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公风水专业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965|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天地孤影任我行

[复制链接]

1145

主题

0

好友

3391

积分

管理员

后世承术践行者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20-5-21 21:58:54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天地孤影任我行
古易堪舆 2020-05-21 21:48:27
' H& R  A3 V: U" V1 @

$ C/ W! K$ n: J$ s- L2 B
7 I9 W; b6 {  \" H" Q
      当隐忍辅陈多年的情绪,在岁月所引导的节奏加入厚重交织的人生、情感乐音,旋律完全舒展开来那一刻,就好象千万道光从密云中迸发出来一样,神秘诡异却又明亮庄严,有种教人大气不敢喘的莫名的沉思喜悦。慢慢的顿觉扬眉吐气,醒醐灌顶,七界心灵猛的为之一振。或许不是尽人意的完美,但在漫长的时光里,被刻画的淋漓尽致,当再不斩和白静静的躺在离别于这个世界的梦都,突然醒来,疲倦的视觉,见到遥远的天际上飘着白色的雪花,天还是蔚蓝如海,有时我的泪水已不在停留在眼眶里....。
      生活环境的影响往往会造就出不同人的性情,让他的记忆里永远刻画着一幕幕的碟影。
      刚会走路时,我被父亲放在田坎上,我看到春风轻拂着碧波的水田水面涌起的波纹不断的向我拍打过来,看着这丘水田的水面,我害怕极了,感觉这水面好宽好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父亲赶着牛在田里来回不断的趟着水走来走去,时不时的向我喊叫并做鬼脸。
      寒冬里,常常被爷爷带到身边,入睡前爷爷的大手总是来帮我挠背,我的背只有他一个手掌大,慢慢的睡去,早早的黑不见光的房子里只见窗外白光射入,爷爷奶奶还没有醒来,原来下起了白茫茫的大雪,雪光从窗并入,那时还是点着煤油灯,吹灯之后我感觉所有的事物跟大地一样进入沉睡。
     性格造就,我刚上五年级时,就非常喜好看家里的老版书,当然有些繁体字我并不认识,往往是下意思的去理解,也不知道是对是错,更多的是点都认不出来,就这样省略性的看过去了。孤辟的性格从小就形成了,慢慢的为自己规划成人后的人生与事业,因为理想太高了,有时反思回来一下,万一达不到那个目标怎么?要找到一个万一达来到那个目标解决的方法呀,我想到了古易经文化---地学。六年级了,我已抄起了很多笔记《奇门遁甲》、《杨公四大局》等等。我下定决心,如果我人生的目标与事业无法实现,我就要改变我的命运,让我以后的孩子们不能像我一样达不到人生与事业的目标。对于一个才有十二三岁的小孩子来说这是非常反常的,成年后,我把我年少的反常行为归结于成生家庭家族及生活状态的影响。我是一个成长在贫富交错的家庭里,家里非常的贫穷,八十年代年土地分家到户后的七八年内,家里都没有能力有自己家的耕牛,每到耕种时节,父亲总是等叔伯们家耕好地后,再借耕牛来耕田。我常常被外婆背到县城里,过着当时工人不错工资收入家庭的生活,玻璃糖吃不完,吃得满口虫牙;又常常被背回农村,一日两餐吃不饱,这一来一回,四十公里,两种不同生活的交织,我越来越孤僻,常常一个人坐着在山间,望着远方,并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并不知道以后长大是什么样子的,但我向往着远方.....。
8 H' \4 _8 m$ E7 x
) I0 l3 N5 f4 s% j
      十四岁那一年,我开始了地学阴阳宅学术与当地一些老地师的比拼,战胜感让我更加迷入数术的业余研究中,并不断的挖掘祖传学术的精髓,这无疑对我的正常学习有一定影响。抡起大锤跟父亲打铁,已成为我少年长成最苦的记忆,那种汗流满面,手指都伸不直的痛及被火花汤的感觉,永远无法忘记。十七岁中专毕业后,我第一份工作是前往怀化都市里当了一个传菜的服务员,在那三年月里,时间变得非常慢,一个人在他乡的生活,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相伴于我的只有地学书籍,周未一个人走遍了怀化郊区的荒野,同事总认为我有问题,一个人在荒野上能找到什么乐趣,可我一到了郊区的荒野群山中,感觉灵魂得到了解脱,慢步穿梭在群山荒野的坟堆里,时而遇到上山的路人,他们用着一种不同常人的眼神看着我,因为我才十七岁的少年。
      十九岁,我到了长沙工作, 书总成为我共枕的同僚,但看着书里舞魅学术绕梁,催动着我等着周末坐着公交车到长沙每一条公交路线的终点站,那里有着山有着河。一天,我一个人登上了去韶山的火车,涉步于韶峰、滴水洞群山中。有一天,我一个人登上了去桂林象鼻山的征途,由此丢了工作。
      二十岁,我踏上南下的列车,春运,南下打工的浪潮让我从上了列车之后就如拔竹笋一样插绑竹笋一样一直挤站到了广州站。广州的前三个月,因没有工作经验,我挤在堂叔跟别人合租的小房子里,一间二十平米的小房子里放着六辅上下辅,睡着十五六个人,我跟一个老乡睡着挤睡着老叔的床,老叔是早期打工者,在2000年,他的工资已是六千元了,是个模具师傅。我们到处找工,普遍的工资只是五六百元,三个月的时期里,除了在小房子里跟老乡下橡棋及奔波于找工的公交车外,白云山、柯朗木、龙洞等效区又变成我心灵宣泄的地方,每每路过白云机外,看着起飞的飞机起落架及熏有黑烟的机肚从我头上升起,响透云屑震耳的声音让我心灵次次受到洗礼。坐在白云山最顶上,看着整个广州城,我常常陷入了沉思,繁华的都市,我连一份工作都找不着,就连一辆自行车都没有,我真正的体会到了父亲为什么要在那一丘并不是很宽的田里赶着牛走来走去的无奈。

" b0 B2 p& l" B, ^: g. d# ?: ]' Q: }5 M) M" b  z; S" S  e
      二十一岁,当命运突然碰到了一下我,我跟他们上车、我跟他们一起流泪、我跟他们一起换上了橄榄绿、我跟着他们一起唱起了革命的歌曲,背上背着棉背,提着包着,一人拉着一人手上到了军大卡车上,慢慢的从衡阳火车站向效区驶去,车子进了山区,尊严的军队大门,我跟着他们走了进去,当把我分到了新兵连三中队六班时,班长喊着我的名字,我久久还没有回过神来,我同样跟着他们一起,直到最后我已二十六岁了了,离别部队前一年里,我已有了自己的想法,终于对我十二岁时的打算做出了一个决定,二十五岁了,不能再没有决定,我终日呆在卫生队里,因身体原因,因自己内心的原因,我终日报病不归,用一年时间我写下了一本笔记本,用一年时间我计划好了一生的征途,用一年时间我反思自己的心灵的所需。二十五岁下半年,我去了武汉,见到了武汉大桥,我在大桥边的一个名寺里住了一晚,我细细看了十八罗汉的肖像,他们的喜怒悲乐让我深感触动。
      二十六岁我拿着大队长给的复员回家的火车票,没有人送我,默默的走了,五年的军旅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梦,更是一个将来的梦,不想去想,也不想去提。
      南下广州,我再也不用挤火车了,再也不用合住合租房了,别人专车来接我,专车送我,从二十六岁那年起,我正式踏入地学的旋窝中,不管地学旋窝有吸力,我始终头抬在旋窝中心点的水面上,没有被吸进去。2007年在杭州我举行了国学班,2008年我在凤凰举行了第一期的杨公风水培训班,2009年应汇丰银行总部在深圳圣庭苑与举行的国学班等等,朋友越来越广,弟子越来越多,很多人建议我留在深圳、留在杭州、留在北京、留在长沙,我的选择是回家,回到曾经我戏需田坎上的那丘田边,虽然已没有再种田了,但每当看着那丘已荒了多年的田,我记得儿时,这丘田浪花层层。虽然父亲已不是当年的那个能在田里赶着牛走来走去的父亲,但我记忆里,他就是那位赶着牛在田里走来走去的父亲,时不时喊着我的名字,时不时向我做鬼脸的父亲。

- C2 v" T) B+ s2 D
4 M: o; J: N% N+ f
      村里人,都说我命好,每每回家,他们看我的眼神都是不一样的,我不知道我命好不好,但一个人在一行一业的成功其实很多很多的辛酸是人所不知的,每一个人的路都不一样的,现在我的性格已不孤僻了,能说会道,有时一个人几天不说一句话,有时在几百人的台上,我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尽的演讲。
      早早就知道要有一天我能聚一伙的人,我也早早知道会慢慢散去,往往只是一个过程,过程是最美的,没有开始,就没有过程,有了过程,必然会有离散的一天。
      十五年来,经我之手,弟子们慢慢变好了,走的走,离的离,来的时候是轰轰烈烈,信誓旦旦,都是为了每一个人的幸福,慢慢的,你得到了幸福,他得到了改变,往往应验古话:兄弟可能违难,但不能共富贵,得到幸福、改变的兄弟们,慢慢的消失在我的视线,更禁忌同是背包的兄弟们去考察,我的身边从三百兄弟只余几十个了,这几十个兄弟是我还没有帮操作地学的兄弟,是还没有改变的兄弟,我在在想,这几十个兄弟以后如也得到的幸福与改变,真正能留在我身边的兄弟还有几个,从孤独到欢聚再到孤独,或许这就是师傅或者说师父的必然经历。

4 X3 r7 r6 f: Q  E7 v: q7 ~
吴建华
2020年5月21日晚

0 w: t4 ~7 _1 r8 j9 v  s2 Q) ~8 _/ l
天地君亲师,龙穴砂水向。
弘扬杨公风水,真术为世人造福。

1

主题

0

好友

12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2#
发表于 2020-8-3 19:18:42 |只看该作者
师父重情重义🙂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杨公风水专业论坛 ( 湘ICP备11011192号-1 )

GMT+8, 2020-11-29 03:28 , Processed in 0.38163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